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风水起步之一:大景观:庭院景观石与风水

  中国传统风水理论关注并努力引导的是一种人与地、人与宇宙之间的和谐关系 编者按:人类对于自己的生活总是期待某一种理想景观模式,这成为中国传统风水最直接的缘起。我们以“青乌子”和“石敢当”两篇文章做引子。希望能引领读者步步深入中国传统风水文化的真实内核,了解传统中国对理想景观模式的几种追求。人类总是对于自己与栖息地环境的和谐度有所要求,并希望自己的居所不但对自我生存发挥安定的作用,而且能够对家族后代产生积极影响。因此,传统中国出现了许多择居理论。与中国古代“孟母三迁”着眼于人居环境中的人文因素有所不同,中国传统风水理论是将视角集中于大自然客观的地域生态,它关注并努力引导的是一种人与地、人与宇宙之问的和谐关系,最后希望获得某种能够将人与自然包容一体的所谓“理想景观模式”。所以,难怪当今西方学者大都认为中国风水理论实际上是一种“宇宙生态学”的特殊表述形式了。因此,中国传统风水所探求的理想景观模式首先应当是一种“大景观”,它不仅是那种被风水师所细化了的、非常直观的“景致”,比如人们应当选择怎样的地势、怎样建造房子或怎样安置墓穴等等,或者是家具布局的基本方位、主人生辰八字所需配置物品等等,更是一种翱翔于天空、俯视大地崇山峻岭江河湖泊时所获得的“大景观”。我们应当承认,中国传统的理想风水模式能够以最完美实现的还是阴宅风水,这是因为,一方面阴宅的选址和构筑实质上并没有多少现实的功利意义,也就是说它与活着的人现在的生活联系并不大;另一方面,古代墓葬可以在广大的自然环境中任意选择,它有很广阔的选择域,因此无论从主客观上讲,中国古人的风水理想都能够得到很大程度上的实现。为了便于清晰地表述和业内交流,同时最大程度地增加神秘感,以保持风水师能够一如继往地成为一种十分特殊的职业,中国传统风水理论与实践中渐渐地采用了一整套趋于完整的符号系统。这个符号系统的特殊性在于,它不仅是一套对宇宙自然的解释系统,而且也是人类对“理想景观模式”的描绘系统。因为它的符号那么玄古,比如水口、龙脉、明堂、朝案、倒杖、太岁、气口以及觅龙、察砂、观水、点穴、择时等等,以至于一般人因为神秘而敬畏,因为复杂而盲从。其实,中国传统风水的这些神秘符号就是中国古代农业社会中被抽象出来的“农耕生态因子”。它们一方面能够说明风水师所选景观的自然资源特征,比如有多少山、多少丘、多少河、多少湖、怎样的植被、阳光高差等。如果用于阳宅风水,对于人类生活而言,它们显然具有了比较直接的现实功利意义;另一方面,这些农耕生态因子也是中国古人用以准确描述景观空间结构特征的最基本元素。单从非功利的地理学描述上看,中国古代风水的符号系统却是非常如实客观、简洁明了。既然是符号系统,欲打开风水神秘大门,我们就必须找到一把有用的钥匙。笔者认为,这把钥匙就是“大景观”这种基本视角与思维方法。当然,“大景观”也还是比较抽象。因此,我们可以借考察中国人心中已经形成共识的所谓“仙境”、“神域”和“福地”来做具体说明。宗教信仰和神话不但表达了人们的社会理想,也表达了景观理想。中国人的理想景观模式可以分类为以下几种:一是“昆仑山模式”。无论上古神话,还是在本土宗教道教传说中,昆仑山都被中国人当做了可望不可及的神山仙境,它的基本特征是:由万仞高崖与万丈洪涛构成空间隔离,由“四水”(河水、赤水、弱水和洋水)与奇木密林围成屏障、由神兽守卫大门和重门围护城郭,由不死的流水树木、药材与珍禽异兽作为天然资源。这个模式代表着西北人民的景观理想。再就是“蓬莱模式”。它以渤海中的“三山”(蓬莱、ag真人杀猪,方丈和瀛洲)东南地区的仙岛景观,高峻的山体被从洋围护,香雾缭绕、若隐若现,非羽仙不可及。还有所谓“壶天模式”。壶天就是道教称之为福地的“洞天”,即大则四周为山峦,中间为盆地,小则四周为崖壁,中间为一凹地。这样的地势正符合中国传统风水中的“藏风聚气”原理。其实,任何仙境都是人类超世脱俗的景观理想。读者发现没有,它们具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这就是“与世隔绝”。就连当年陶渊明构建他那和平与安宁的乌托邦社会模式时,也同样设计了一个理想的景观模式:缘溪行,夹岸桃花,水尽山出,一个山洞仿佛有光;入洞蛇行,先窄后宽,豁然开朗,其中阡陌纵横,别一世界,但是,等到下次回访,却再也无处可寻了。显然,这是一个高度理想化的山间盆地景观模式。有学者认为,上述这些景观模式,无非就是一种“葫芦模式”:狭小的葫芦口+阔大的葫芦腔。至于自然山水中哪些构成了葫芦口和葫芦壁,哪些又构成了葫芦腔,这正是传统风水先生们乐于描述、讲解与指点的地方。不难看出,昆仑山模式是“高山上的葫芦”,蓬莱模式是“漂浮的葫芦”,壶天模式是“悬空着的葫芦”,而陶渊明模式则是“带柄的葫芦”。有了“葫芦模式”,人们几乎可以从一个特别的定式读懂中国传统风水了。当然,真正的风水含义、它的所指及其操作应用却远远不能用一个简单的“葫芦模式”囊括。虽然“葫芦模式”往往在现实中缺乏比较直观的可测量性,但是,只有它才能真正提供中国传统风水在“藏风聚气”方面最基本的思维构架。当然,昆仑山模式、蓬莱模式、壶天模式、陶渊明模式这些“带柄的葫芦”实在太大了,的确是一种“大景观”,它的意义之深,在于让所有相信并应用中国传统风水理论的人们能够在观念与视角上高瞻远瞩。这是充分掌握越过传统风水这一文化标识与解释系统的基础。当然,说到底,中国传统风水理论是一门应用的理论,所以,在除了教人们高瞻远瞩之外,它还将上述几种模式抽象为一个更为大而化之的、却浅显易用的“巨大景观”通用模式。这就是中国传统风水所特有的“整体意象模式”,它的基本内容是“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它的理想状态是“玄武垂头、朱雀翔舞、青龙蜿蜒、白虎驯俯”。至于如何灵活地运用这个看起来比较抽象的基本模式,则需要人们拿着“大景观”这把钥匙,按照一系列基本原则去展开技术性的测量。


网站首页 公司简介 产品展示 新闻动态 行业资讯 经典案例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15-2020 ag真人杀猪_网易体育 版权所有 ag真人杀猪保留一切权力!